當了3年班長,四年級時“官帽子”沒了,蟬聯了3年的三好生榮譽也沒了,這曾讓江蘇省鎮江市潤州區實驗小學四年級學生譚浩東鬱悶了好一陣。
  “不是我犯錯了,是學校取消班幹部了。”他向爸爸、媽媽解釋說:“我現在和大家一樣,都是志願者。”
  做了近一年的志願者後,譚浩東的鬱悶情緒早已“一掃而光”,甚至還感到十分自豪:“以前我當班長是管人,現在是幫助別人,我和同學的關係比以前好多了。”
  自去年初開始,鎮江市潤州區教育局開始在轄區內中小學開展德育領域綜合改革,改革班主任制度、班幹部制度、三好生制度,對好學生重新定義。
  潤州區教育局局長黃科文解釋說:“學校最基本的功能是傳承文明、道德教化,尊重和平等是德育的關鍵,我們嘗試在校園裡營造一種自由、平等、民主的環境,因材施教,讓每個孩子都受到關註和尊重。”
  發現每個孩子的優點
  趙海濤曾是班上有名的“調皮蛋”。上課各種怪異言行,脫鞋、扔鞋子,拿鉛筆扎同學屁股……老師們能說出一大串他的故事。
  因屢教不改,他被邊緣化了,上課讓他坐最後一排,下課沒有同學和他玩,大家經常嘲笑他,6年沒有參加過班級團體比賽。
  但就是這樣一個“調皮蛋”,“歌唱得好,課外書看得特別多,語文好,愛聽故事,愛講故事,而他的調皮是為了引起大家對他的關註。”音樂老師潘桂蘭發現了他的優點。雖然不是趙海濤的班主任,但她主動和趙海濤班上的班教小組成員交流了她的看法。
  去年,教了近20年音樂的潘桂蘭終於有了自己的班,她被編入寶塔路小學二(一)班班教小組,與兩名教師、兩名學生代表、兩名家長代表一起組成了七人班教小組,共同管理班級。潘桂蘭也因此開始關註其他班的同學。
  “調皮蛋”趙海濤引起她的註意後,被她安排到第一排,經常表揚他。潘老師的建議也得到了班主任陳萍的認可,專門安排了一名同學幫助趙海濤學習,老師還經常和他談心,和家長溝通。
  後來,趙海濤取得了很大進步,擾亂課堂紀律次數少了,數學、英語及格了,同學們對他也很友好。這也讓潘桂蘭老師找到了育人的成就感。
  “以前只知道上課,上完課就走,發現班級的問題也不便說,怕別人說多管閑事,一年下來,大多數學生都叫不出名字。”潘桂蘭說。而對班主任陳萍來說,學生太多管不過來,一個班40個學生,只能管兩頭,中間的多數學生被忽視。在班務工作中更註重對問題的處理,對問題出現過程不能兼顧,繁重的工作每月僅有350元的補貼。
  如今,這一切都有很大改觀。
  班教小組日碰頭、周例會、月診斷,特別是對部分學生個體實行全面分析診斷,班級重要事項都要實行民主決策,在合作基礎上,每個老師作為導師重點關註十三四個學生,幫助學生制定目標規劃,提高學習業績,發現問題及時糾正。同時,家長參與班級管理後開始關註更多孩子的學習、生活,尤其是中等生,得到了更多的關愛。在考評方面,班教小組實行捆綁式考核,班教小組成員自評、學生測評和學校考評相結合。績效工資讓每個老師都有勞有所得。
  “大家的積極性都被激活了,輔課老師很受歡迎,尤其是家長的參與,教育資源擴大了。”寶塔路小學校長靳鐘琦說,家長被請進課堂,學校和家庭實現良好互動對接。
  家長給學生帶來了豐富多彩的課外實踐活動,特教老師教手語、銀行職工教如何識別假鈔、消防員教自護,班級小型活動幾乎每周都有。
  “作為潤州區中小學開展德育領域綜合改革的一項重要內容,班教小組實現了由培優教育向全員育人的轉變,是落實個性化教育的基本保證。”黃科文說。
  在奉獻中自由成長
  取消了沿襲數十年的班幹部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班級志願者崗位,每個同學都有一個志願崗。
  學校設置了護眼小天使、管理小助手、領讀小幫手、午餐管理員、環保小天使、班級小督查、儀容檢查員、小小引導員等近十類志願者崗位,每個崗位安排幾名志願者。
  與任命選舉產生的班幹部不同,志願者崗位每個月申報、競聘一次,班教小組根據個人特點微調,月底學生對自己的崗位進行自評,互評,班教小組對志願者作星級評定。
  在黃科文看來,班幹部代替老師管理同學,是一種特權,是不平等的,甚至會在孩子心中埋下“特權種子”,而志願行為是平等互助的主動奉獻,利於孩子的健康成長。
  對志願者制度感觸最深的莫過於學生家長。
  潤州區實驗小學五年級學生朱有恆以前是勞動委員,他申報了環保志願崗。他的爸爸朱長根說:“以前是老師讓做什麼就做什麼,現在主動性很強,在家裡也主動打掃衛生,整理床鋪。”
  管灝然平時在家經常亂扔玩具,在媽媽的建議下報了衛生志願者崗。他對媽媽陳慧說:“以前班裡衛生不好,可能有我的責任,我要從家裡做起,保持家裡的整潔衛生。”
  現在,“管灝然比以前好多了,很自律,也很自信。”陳慧說。
  在志願者崗位上,孩子找到了奉獻的快樂,一些原本性格內向的孩子也與同學、老師的交流多了,變得更加陽光自信。
  性格內向的南徐小學學生趙天佑申報了護眼小衛士,他在競選中說,“我做眼保健操比較標準,我一定能勝任這個崗位。”他還專門研究了臉部穴位圖。
  在開展學生志願服務的同時,學校也設置了一些教師志願崗位,如圖書館義工、兼職教師、輔導教師,在學生影響下,老師和家長也開始參加志願活動,三方相互促進共同參與組織一些公益活動。
  有專家、家長質疑,取消班幹部不利於培能力養孩子的領袖氣質。對此,學校讓孩子競選志願者聯盟負責人,通過服務來鍛煉組織領導能力。
  黃科文認為,學校是道德發源地,志願者制度是創造有道德學校的關鍵所在,在自由、平等、民主、奉獻的氛圍中才能培養出有道德孩子。
  在進步中樹立自信
  在黃科文看來,原有的三好生制度其實只有“一好”,那就是“學習好”,老師喜歡,品德並不見得好,因為學校並沒有對品德的考評標準,三好學生制度把學生人為分等,製造了不公平,不利於道德培養,應該有更好地鼓勵所有孩子全面發展和進步的德育評價機制。
  仍然是“三好”,潤州區的三好學生內容變了,“德”的量化標準是你是幾星級志願者;“智”的量化標準,跟自己比,學習和態度有變化就行;“體”的量化標準,無過多要求,與自己比進步就行。
  志願評審制度為三好生評選提供了衡量標準,在此基礎上,又細化出了志願、自護、禮儀、自理、勤學、合作、健美7項內容。
  南徐小學用七色花,按照紅橙黃綠青藍紫7種顏色對應7項內容,學生對照每項內容具體要求每周自評、互評一次,年底總結得花數量。南徐小學德育處主任黃春華說,每周設定的目標不高,孩子們很容易達到。
  除了德智體,三好生還加了一些準入機制,促進孩子的全面發展,圖書館列了必讀書目,如果想當三好生,必須獲得讀書之星,三好生擴大到30%,其他同學都有相應的榮譽稱號。
  只要努力,每個人都能做三好生。從結果評價轉向發展性評價後,在多元化的評價中,一些被貼了標簽的孩子得到了更多賞識,一些蟬聯多年的三好生落榜了。南徐小學的嚴銘岳成績班級前三名,也沒拿到三好生,他向媽媽道歉說,他在禮儀方面做的不夠好,勞動時撿輕巧的活乾,以後要努力改正。
  有些學校後來乾脆取消了三好生的稱號,南徐小學叫金色少年、陽光少年、七色少年;實驗小學叫潤真少年、潤善少年、潤美少年。
  與以往德育工作靠組織活動、孩子做道具被灌輸的方法不同,潤州區更註重孩子的主動參與,拓展了多項德育內容,編輯《我愛鎮江》教程,鼓勵學生通過教程去做社會調查,瞭解家鄉;編輯《我愛我自己》環保、自救教程,要求學生要會操作,包括一些公共禮儀和公共準則,還要求孩子做一項“我的形象我做主”自我形象設計。
  “學校教育不只是為了孩子能考上好大學,有個好工作,更應該培養合格的社會公民。”黃科文雄心勃勃地說:“潤州區有兩萬多學生,十幾萬家長和親屬,我們堅持一二十年,必然能引領全區的道德風尚。”  (原標題:讓每個孩子都受到關註和尊重)
創作者介紹

施工

cu17cuikv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